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尼玛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3 21:18:2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尼玛白癜风医院,黑龙江白癜风症状,淄博能治白癜风的药物,山东滨州华海医院,济宁好的白癜风医院,微循环与白癜风,湖北治白癜风的方法

原标题:红星专访“汇丰性骚扰门”女员工:如我死了希望这场官司继续打下去

今天,是“汇丰性骚扰门”当事女员工芝芝被汇丰银行上海总部辞退的第532天。

今年1月,芝芝在新浪微博发布《外资银行高管性骚扰并报复辞退女下属》一文,控诉自己在汇丰银行上海总部就职期间被上司性骚扰,反抗后被辞退的遭遇,引起舆论哗然。几个月过去了,事件的调查和当事双方的工作、生活又有了怎样的变化?近日,红星新闻联系上被辞退的这名女员工,她向记者讲述了自己这一年多来的煎熬与痛苦。

汇丰上海总部

据了解,被辞退的这一年半时间里,芝芝以“非法解雇”为由与汇丰银行打起了漫长的官司,目前二审已经上诉。芝芝说,这500多天里,真正折磨她的不是官司,而是生活在骚扰与恐吓里的惊惧, “我的手机上经常接到奇怪的号码来电,接起来听到恐怖的声音,有尖叫声、大笑声、刀锯声……”,她不再社交,怕出门、怕见人。芝芝说,她的生活仿佛钻进了一个牛角尖。

去年,芝芝被查出患有重度抑郁症,前段时间,她的一位前代理律师收到了一条短信,芝芝在短信里说:“我的遗书写好了,如果哪天我撑不下去了,请你一定要帮我继续这场官司。”

芝芝说,自己所遭遇的这些,与公司一位中层的性骚扰有关。

当事人回忆1

事发前的领导热情友善,还送过自己手链

“我多希望一切都是一场噩梦,梦醒来后,生活回到最初的样子。”然而所有人都知道,这场事故过后,芝芝的生活,无法再回到最初。

2013年,芝芝入职汇丰银行上海总部,担任一名普通职员。她所在的小组共有5名成员,由简某担任直属领导。

一开始,在芝芝眼中,简某是一位特别热情的领导。芝芝回忆,简某不时会约她下班一起走,或是周末一起外出学习。芝芝说自己性格内向,收到邀约时常常就拒绝了。2014年初的时候,简某还送给她一条手链,芝芝说当时觉得有点奇怪,而简某称这是自己给员工的新年礼物,她也就收下了。

芝芝说,正是这样一位热情的领导,让自己的生活被彻底打乱。

当事人回忆2

“热情领导”变脸,会议室内扯破衣服对她上下其手

芝芝回忆称,那是2014年9月16日的上午,她被简某叫进了会议室。在会议室里,简某责问她有一项工作处理完后,为什么没有及时给相关部门回复,该部门的询问邮件都发到自己这里来了。芝芝急忙解释,说自己在收到消息20分钟之内便回复了,但由于自己当时未开通内部邮件,所以看不见对方部门的询问。芝芝说她的解释并没有让简某满意,简某对她的纠缠持续了将近十分钟。“我意识到,这是领导在故意找茬。”于是芝芝提出,希望在第三方介入的情况下,再来理论此事,说罢便打算离开。

事发当时的会议室

芝芝告诉记者,正当她走到会议室门口,将门打开一条缝隙时,简某冲到门口,将她拉了回来,并大力关上会议室大门,不让她离开,在抓扯中还扯下了她的衣服,露出了内衣,简某趁机对她上下其手。 “当时我非常害怕,但又不敢大叫,担心更加激怒他,在慌乱中环视四周时,我看到了摄像头!”这一刻,芝芝感觉自己有救了,便立刻提醒简某注意,“在我挣脱开,第一次说有摄像头时他一把把我拉回来,狠狠推了我一把,在我再次强调有摄像头时,他才放开我,他明显紧张害怕了,当时他还没有冷静,他依然堵着门,不让我出去,直到我浑身发抖,连声说可以了吗可以了吗才放我出去。”

这一切,都被芝芝用手机录了音。

芝芝告诉记者,她事后一直希望简某能找机会给自己道个歉。然而,直到当晚下班,简某都并未就上午在会议室的事情向自己道歉。下班后,芝芝越想越难过,于是就给自己的总监,简某的上级领导发了一封邮件,讲述自己当日遭受的“职场性骚扰”。

可令她意外的是,这封申诉信,竟然被原封不动地转发给了简某。

芝芝说,在此之后,她在汇丰银行的职业道路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事人回忆3

申诉后遭遇职场霸凌,起身去厕所、倒水也被视为“擅自离岗”

芝芝写的申诉

芝芝的申诉信发出去后,也收到了效果,银行立刻派了一位“调查员”介入。但令芝芝感到意外的是,“我作为申诉这件事的受害人,在协助调查期间,却感觉自己像一个犯人那样被审问,而且调查的内容,没有围绕简某当天对我进行的身体暴力,而是围绕着之前所谓的工作问题展开。”几日之后,芝芝听说这位“调查员”上交了一份调查报告,而至于调查结果到底是什么,芝芝说自己作为申诉方却不知道。

之后,芝芝说自己的内部工作资源平台被全部切断,这给她的工作带来极大不便,但她选择了忍耐。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同事关系也在这时也出现了问题。

“从这件事之后,简某有时候会故意喊我再去当时那间会议室谈话,我已经有阴影了,不敢去。”芝芝说,当她提出有什么话就在办公室说时,同办公室的同事会告诉她,“你在这里会影响我们办公。”

芝芝说还有一次,简某忽然提出要检查她的手机,她不肯交,简某就忽然靠近她,还把手放在她大腿上,“当时我们小组的同事也在办公室里,我很害怕,希望他们能帮我,可是大家都好像没看见一样。”

除了同事们的疏远,芝芝说简某对他的针对也开始变本加厉,“之后有很多次,他会在办公室直接把我推到在桌子上,或者忽然步步紧逼,把我逼到墙角,站在我面前。”她说自己有时会大声呼叫,当引来其他领导时,简某会立刻给这些领导解释:“我在给她安排工作,但是她不做。”

芝芝说简某还制定了一条“若要离开座位,必须向我报备”的规定,有时自己起身去个厕所,或者去倒杯水,简某也会立刻指责她没有报备,属于“擅自离岗”。

当事人回忆4

除了降薪,调整的岗位跟原岗没有变化,“曾多次想过从汇丰大楼跳下去”

在此期间,芝芝曾向汇丰银行英国总部以及其他相关单位申诉,虽然公司也做出了很多相应的动作,芝芝却一直认为事件未能得到妥善解决,她仍旧在简某的手下工作。

芝芝说自己在汇丰银行的日子变得越来越难,甚至有同事说她上班带刀,给大家造成了安全威胁,“可是我从来没有带刀上过班呀!”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好多次我站在公司楼上,都想从这里跳下去。”

2015年12月18日,芝芝说自己忽然接到一个口头通知,说她年中和年末工作考核未达标,需要做调岗处理。而芝芝告诉记者,新岗位跟原岗位相比,工作地点不变、工作内容不变、甚至领导也仍然是简某,但是薪资却下降了25%,她拒绝了这一调岗安排。23日,她再次收到内部邮件,通知她去新岗位报道,并称如果不去报道,则视为“不能胜任该工作”。

最终,2015年平安夜这天,芝芝被单位以“不能胜任”为由辞退了。芝芝说,辞退谈话结束后,简某与另外一名同事全程跟随,不让她碰办公桌上的电脑,甚至连去卫生间,也由一名女同事跟随,收拾好东西后,她在大家的注视下离开了。

被辞退之后……

常接到陌生电话,里面有尖叫声、刀锯声

芝芝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从2014年9月与简某发生冲突直到2015年12月被辞退,自己遭遇了长达一年多的职场不公正待遇。然而被辞退后,这一切并没有结束。

被辞退后,芝芝开始寻求法律援助。去年,芝芝以“非法解雇”为由,将汇丰银行上海总部告上了法庭。还在微博上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引起很多网友的关注。

芝芝说,在微博上披露自己的遭遇后,网络上忽然冒出很多账号对自己展开攻击,他们有理有据地分析这一系列事件的真实性,“这些人在举例的时候,常常会说是我的同事,他们的话语间,似乎对汇丰很了解,对我也很了解,可是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谁,这让我觉得很恐怖。”

除此之外,芝芝说自己的手机也开始经常接到一些陌生号码的来电,“这些奇怪的号码来电,接起来听到恐怖的声音,有尖叫声、大笑声、刀锯声……”在跟记者讲述这些怪异的来电时,芝芝并没有过多的情绪波澜,好像早已习惯一般。

暴瘦20斤,患上重度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

芝芝说在这样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自己暴瘦了20斤,身高1米61的她现在的体重只有60斤。去年,她被查出有重度抑郁症,同时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在被解聘的一年半时间里,芝芝说自己无数次想到过死亡,唯一支撑她活下去的念头,就是希望打赢这场官司。

芝芝的抑郁症报告

“后来我想到了报警,并与警方一同前往汇丰大楼,等待警方取证。那是我被解聘后第一次回到原来的办公室,我看到,一切全变了,原来出事的那个会议室,也全部改造了,原来的墙、死角,都打通坐满了人。”那一天等来的,是警方不予立案的通知。

去年,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对芝芝与汇丰银行的劳务纠纷做出的一审判决结果是:芝芝败诉。同年,芝芝再次提起上诉。

代理律师

被解聘者可能会登上银行业“黑名单”,今后职业生涯堪忧

芝芝的代理律师,上海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仇少明接受红星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上海汇丰银行解雇芝芝这起案子里,存在几点问题,其中最主要的几点为:

第一,汇丰银行在解雇芝芝时,是以“不能胜任”为理由,然而自始至终,却无人告知芝芝在工作中到底哪里“不能胜任”;

第二,解雇后,汇丰银行出具了一份2015年员工绩效考核目标,可是文件具体的创建日期却为2015年10月,而汇丰银行通常是年初给员工制定绩效考核目标的;

第三,汇丰银行按照《劳动法》,对“不能胜任”工作的芝芝进行调岗,但调岗时给出的岗位,不仅是原来没有的岗位,而且工作的内容、地点和原领导都没有变化,只是级别和薪资下降了。

同时,仇少明还指出,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有一个所谓的“黑名单”,被上海市内任何一家银行解聘的员工登上这份“黑名单”后,将很难再被上海市其它银行录用,所以芝芝被解聘,也给她今后的生活,带来很大的麻烦。

红星新闻记者从银行业内人士那里了解到,说“黑名单”有些夸张,这其实是一份“上海银行业从业人员监管信息系统”,专门整合从业人员流动、处罚、合规测试、理财资质等信息,实现辖内各机构从业人员履职信息的共建共享,主要是为了防止从业人员“带病”流动。

对于网上流传的上海银监局不能认定2014年9月那次事件为性骚扰的调查报告,上海银监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监管部门确实收到过芝芝的投诉,“但投诉内容主要涉及业务、工作方式等方面,没有提到性骚扰。”

汇丰回应

不便对人事问题发表评论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与汇丰银行方面取得联系,汇丰相关发言人表示,不便对人事问题发表评论,同时表示警方已介入调查,汇丰方面将不做评论。

对于红星新闻记者提出的关于:事发的会议室是否已经做出过调整,芝芝的名字是否已经登上了上海银行同业会的“黑名单”,以及目前简某是否仍在汇丰银行工作等问题,汇丰方面均未回应。

随后,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简某,在记者表明来意后,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后说:“对不起,这件事涉及到工作方面,我不方便谈。”当记者追问芝芝提及的职场霸凌等系列事件是否属实时,简某再次重复之前那句话,随即挂断了电话。

截至记者发稿时,芝芝表示,她仍未收到警方的立案调查通知。记者曾多次试图联系上海市公安局宣传处,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淄博白癜风遗传么